这是一篇没有逻辑的日志。

这段时间不断的有人问我,为什么考回了共院,为什么不继续冲科师大了。

我很清楚,我不爱学习,更具体的,我不爱学习课本中的知识。我爱的,永远只有我感兴趣的,也永远只会因为兴趣而去学习。

从很小的时候开始,我就明白,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子,可搞笑的是,我又是家族中最会读书的那个孩子。

我没有社交,也不像朱朝阳,名列前茅。童年没有补习班,没有少年宫,没有朝出夕归的顽皮日子。但有时候,我的童年却像一部冒险电影。我的童年似乎鲜有父母的影子,他们大多时候远在江苏,而我,窝在浙江不知名的小镇上。但有时也有例外。

幼儿园,暑假,长途汽车,一个人。就这样,爷爷奶奶把我送上去往父母的城市。不必多说什么,那时候的我,只听得见父母,听不见路途的辛苦,长途汽车是三排双层的卧铺,只需一觉醒来便也到了,至于半夜到达的服务区,只稍拉着司机,一顿果腹的饭菜,爷爷奶奶还是交待过的。

这样的单人旅行,对于一个孩子而言,只是一个好梦的功夫,醒来或父母、或舅妈。一个在江苏,一个,远在贵州。

又或者是从小一个人上下学。

长大后会想,当初的自己,是真的不害怕,手上拎着八宝粥娃哈哈夹心饼干,便一路沉默寡言到了终点站。

小时候很讨厌父母,可假期也最嚷嚷见父母,印象里,初中以前就见过父母三个暑假。讨厌他们,在我小学被嘲笑被孤立被戏弄时,我手足无措,无人问津。爷爷奶奶告诫我,不要惹事,要忍。幸运的是,小学六年也就这么过了。

中学的6年时间,世界观的扩大,情愫的产生,自我意识的形成,当初的土坯子形成的差不多了。我好像一直都没有迷茫过,或者一直就没走出过迷茫,情感上的,学业上的。我忘记了自己是怎么知道自己的性向了,随着青春期的发育,是渐进式的,拿着翻盖手机,用着3G网络浏览小H网的时候,误打误撞进入了不一样的区域。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并没有反应过来。直到后面终于意识到,自己的注意力是在同性身上。然后,接受了这个现实。我似乎没有质疑过,在这件事情上,我直接接受了。

随着自己三观的不断完善,我开始明白,我不爱课本,我爱的是某门科目,而不限于课本,我喜欢化学,即使是现在,离开了化学课本三年,但我还是会去了解它。我喜欢计算机技术,当我第一次在高中课堂中接触office、PS、AU、会声会影、Flash、VB等等等等东西的时候,我就明白,我没有把他们当成学科,他们是我的兴趣所在。用他们来做一些超出课堂以外的事情,是十分有趣的。我记得我第一次用VB做游戏程序时的兴奋感,我记得第一次去做化学实验的兴奋感,对于他们,是兴趣,而不是一门学科。

而后,我明白,我是应试教育的不适者。

我只会在我感兴趣的领域出彩。

有人问我,为什么报共院,为什么不冲刺科师大。对我而言,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,先是一张未来的本科学历,再是择优。这是我的不适区,我只想稳稳的,不想奔波。

小时候的冒险精神或许是不经世事的无畏,

只是现在更喜欢的是稳步前进,精力、时间留给兴趣。

1 个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